Menu

个人纪事

荣剑:我的2017

December 31, 2017

余地先生 2018-01-01 09:38:19

​​时间过得真快,2017走了,2018来了。小时候,盼着过年,过年有好吃的,有新衣穿,有压岁钱,现在有什么?除了徒悲伤老了一年,难道离中国梦又近了一年?记得春桥同志那年过年,录了宋代王安石的一首诗: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后来春桥同志入狱,送他入狱的人翻出这首诗,这不就是一个现成的变天账吗?!他想着换什么新符?他是想篡党夺权吧!就是从那个事件之后,我对此诗记忆深刻,原来新桃旧符还有这么多的寓意,过新年就是惦记着变天。其实,现实生活中,不管是身居高位者,还是DD人口,对除旧迎新并没有这么复杂的算计,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共同的心愿还是祈求一年风调雨顺,阖家平安。

2017于吾国,是新时代的元年?是龙兴之年?亦是厕所革命之年?不可怀疑,只可期待。2017于我,是退休之年。一个短信通知我去社保所办理退休手续,在柜台上我第一次打开我的档案袋,这是我人生一个甲子的记录?居然这么快就要翻过去了。各种登记表鉴定书履历书从中学开始,直到我1989年离开人民大学,那是我的青葱岁月。记录时间之流的纸张已经泛黄,张贴在上面的照片就像是老电影的剧照——这不是说我像个明星,而是说在那个黑白摄影的时代,我们这一代人都留下了自己的身影。当抚去尘埃时,才突然意识到,原来我和我们也进入历史了,一个被动记录下来的历史,按照那个时代的书写格式和流行语,记载着已经被政治术语高度抽象化的人生。

在退休的文件上我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内心多少有点悲凉,毕竟是对一个法定的工作时间的告别。于是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一条:今天,我退休了。居然引来了数百个赞,让我不胜唏嘘。同志们的关怀是真实的,退休是一个多么美好的事情!由此也生出一点点困惑:为什么革命家们愿意为革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退休告别权力难道不能后已?

遥想当年,苏轼48岁,写下了念奴娇·赤壁怀古: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真是壮怀激烈,豪情勃发,文人气势,不可收拾。但最后依旧掩饰不住些许伤感: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这是壮志未酬的心境表露?还是怀才不遇的幽怨?48岁,对宋人来说,或许已老,可也未必老到致仕回乡吧。这或许是文人才有的一种心理纠结,在缅怀前人的潇洒时,总是不堪面对自己当下的境遇。

文人亦称骚客,才情横溢,指点江山,总免不了牢骚太盛,稍为矫情。于伟人而言,何止于48年,最好是再给我500年,帝业永祚,江山永远,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可惜的是,活不了500年,除非做了老乌龟,更何谈万年沧桑,祖龙伟业留下的不就是一杯黄土。看今朝,普式大帝发出豪言,给我20年吧,给你一个伟大的俄罗斯!伟人的梦想,真不是诗人的情怀可以想象。那个津国老总统90多高龄了,还在为人民服务,他就是榜样,永远在路上?

我的2017,多么平庸,最大的梦想,就是微信公众号上少一些不测,多几个打赏,可惜就是留不住一个号。2012,我的博客元年,在共识网上连篇累牍,那年被评为共识人物,颁奖词里居然有这么一句:今天你读荣剑了吗?这给了我何等的虚荣,激励我一发不可收,由此开始了我的自媒体5年。2013,我的微博元年,从荣剑2013一直退到荣剑1999,不能再退了,再退就过了1949了。2014,我的微信元年,加了数千人,莫道曾相逢,就凭二维码。2017,我的微信公号元年,开春后连续发飙,百无聊赖之际文字汹涌而出,只为迎接二时代的到来。不再是伏案疾书,无需作仰天长啸,只做一个吃瓜群众,在手机上信马由缰,指东击西,戏说大佬,呵斥二货,夕写朝发,从十万+到百万+,真是快哉快哉!一部手机,就是一个世界,翻墙越岭,纵览天下之事,苏轼岂不就是先生千年,可为他遗憾?

回望2016年终,写下了2017的献词:不辞微薄,不惧强力,以点滴努力推动中国进步。

今日元旦,留言如斯:国家归公,方可匹夫有责;权利在身,自是公民之本——为了2018。

                       写于2018年元旦​​​​

王铮将受审

December 31, 2017

请关注中国至宪党王铮女士合肥审判 据律师透露,在挺薄活动中, 与后来的监督全国各地各级人大依宪选举, 揭发选举中不法行为的活动中,不惧强权 敢于挺身站出的著名女社会活动家, 中国至宪党组织者领导者王铮女士,秘密被捕失去自由一年多后, 最近2018年元月3日,将在安徽合肥市包河法院开庭审判。(ninaxie   ‏ @NinaxieNinaxie3 5小时5小时前(下午1:03 - 2017年12月30日)

屠夫致高墙外的诸君

December 31, 2017

记者刘虎的推特刘虎‏ @liuhu2017 在 下午 10:59- 2017年12月30日(这应该是推特所在地的时间)发出了屠夫写的《致高墙外的诸君》,是一张照片。

已见到吾尔开希 Wu'er Kaixi‏ @wuerkaixi 在上午2:50 - 2017年12月31日转发,并发表了自己的感言:让我们在这一天一起郑重面对未来,我们并不活在一个美好的时代,但我们可以作一个美好的个人。我们可以被屠夫感染,而了解无惧是个有效选项,而我们的无惧,将令恐怖无法降临,这个时代也就可因此变美好一些。希望2018是这样的一个时节点。各位新年快乐!

下面是刘虎发出的原件:

(据刘虎的推特@liuhu2017 下午 10:59- 2017年12月30日)

章立凡:国家博物馆“章乃器捐献文物展”开幕式发言

December 29, 2017

国家博物馆“章乃器捐献文物展”开幕式发言

章立凡

2017年12月28日

吕章申馆长,各位嘉宾,各位旧雨新朋:

 “章乃器捐献文物展”开幕了,今天出席开幕式的,有政、商、传媒界的嘉宾,有学界师友和老同事,有文博部门的专家和管理者,以及相知多年的至爱亲朋。

今年是先父章乃器先生诞辰一百二十周年,吕馆长为本次展览题写了“爱国情怀”四个字。我荣幸地邀请到先父故旧李根源、李济深、卢作孚、李公朴、张申府、资耀华等先生的后人出席。缅怀先辈,就是要不忘他们爱国家、爱民族,追求自由民主的初心。

今天展出的这批文物,有一些是先父早年捐献,大部分则是“文革”结束后捐献的千余件文物中精选出来的。当年接收这批文物的博物馆负责人胡德平先生,今日也在此重聚。

先父很早就钟情于文物考古,但在动荡的社会环境下,他将主要精力投入民主政治活动和实业救国,1949年以后才开始有系统地收藏文物,逐渐成为一位收藏家。故宫博物院前院长郑欣淼先生曾谈到,章先生的收藏门类比较齐全,“几乎涉及到古代生活的各个方面”。今天展出的部分青铜器、玉器、瓷器、铜镜、印章等系列文物,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这种按门类系统收藏的特色。

父亲生前曾经谈到自己在收藏过程中“以文物为师”的心得:“我把这些古董看做是中国的文化艺术来欣赏研究,它是我精神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它是我学习提高文化艺术科学知识的好老师”。他生前曾向故宫博物院等机构捐献重要文物千余件,并表达了藏品身后归公的愿望。甚至在遭遇不公正待遇的境况下,仍坚持守护文物,对拆散藏品系列的粗暴做法据理抗争。

前辈收藏家中,不乏具有人文精神和家国情怀的人。他们默默地搜集,却没有把收藏当成私产,慷慨地捐赠,但不是为了名利。将文物视为全民族的文化财富,这样的社会公益心,在那一代人中是相通的。家族的收藏很难延续到三代以上,先父将文物捐赠给公立博物馆,是对人生一种有预见的安排。通过社会奉献,不仅文物的价值不至湮没,同时也延续了自身的文化精神,可谓求仁得仁。

历史上文物的聚散与毁灭,多与社会动乱有关。在“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各种政治运动不断,收藏和捐赠被加贴了不恰当的政治标签。1966年爆发的“文化大革命”,在“大破四旧”的口号下,中华文物遭遇了一场空前浩劫,道德文化出现了断层,前辈收藏家们文化精神的传承被斩断。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本次展出的文物多数捐献于上世纪八十年代,那是一个朝野有共识、全民有理想的年代。家人既有对十年浩劫的痛苦记忆,又有对先人系列收藏的珍惜。将家藏托付给国立博物馆,亦不乏安全上的考虑,祈望文物得到永久的庇护。

改革开放后,民间收藏随着经济发展而复苏,但收藏家的价值观发生了变化,目的性日趋功利,公益心日渐淡漠,收藏越来越趋同于投资。社会收藏和捐赠观念发生变化,正常的人和事,反倒变得不正常起来。

纵观一个甲子以来的社会变迁,前半段是众多私器汇入了一个巨大的公器,后半段公器发生变化,相当一部分又转为私器,把持公器谋私也成为一种社会顽症。

文物捐赠的基点是信任,社会信任危机也必然影响到公益捐献。举办捐献文物展的示范意义在于,通过博物馆、观众和捐赠者的互动,昭示文博机构的社会公信力。

古人云“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为物所喜者也会为己而悲。收藏无非是一个曾经拥有的过程,但不可能永远拥有。若古物曾与你有缘,把玩之间获得了愉悦,已然足矣。如不遇天灾人祸,文物会一代一代流传下去。在每一件古物上,都驻留了无数人物和家族的信息,隐藏其间的盛衰荣辱、悲欢离合故事,或许我们永远无法得知。

岁月流光,睹物思人,父辈的收藏与人生给我的感悟是——平淡的生活才是真正洒脱的。一如徐志摩《再别康桥》诗中所云: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相关阅读 “爱国情怀——章乃器捐献文物展”在我馆开幕12-29 国家博物馆

爱国情怀——章乃器捐献文物展在国博展出 (12-30 章立凡 资中筠)

新疆张海涛案

December 23, 2017
请关注新疆张海涛案,张海涛因言论被乌鲁木齐中院重判19年有期徒刑,该案在新疆高院二审中,审理期限2016年4月19日届满。

贾榀‏ @jiapin1989 3小时3小时前祝贺李爱杰母子脱离苦海拥抱自由,其实李爱杰在国内的处境很困难,丈夫遭重判入狱所造成的伤害、维稳系统的打压、家人的不理解、孤身一人照顾幼子的生活压力,如今终于到了自由世界,希望有个好的开始!pic.twitter.com/icWbGWrNsn

Bob Fu傅希秋‏ @BobFu4China 59分59分钟前 

Welcome to America! Freedom indeed. Sister Li Aijie with her 2 yrs son welcomed at Midland Airport TX. Her husband Zhang Haitao received 19 yrs sentence for posting articles online. 自由了!李爱杰姐妹和小曼德拉!美國德克薩斯歡迎你們

关注吴向阳

December 21, 2017

周锋锁 Fengsuo Zhou‏ @ZhouFengSuo 2小时2小时前  转推了 陈闯创

吴向洋的情况值得关注,不知道有那些朋友了解他。 从腾讯辞职自办公司卖VPN,也许动机不是为了钱。 判5年半,绝对是从严从快了。也许有没有公开的内情。https://twitter.com/1957spirit/status/943617734021140486 …

陈闯创‏ @1957spirit 9小时9小时前

最近因销售VPN被判五年半重刑的广西人吴向阳好像是我校友,其脸书和领英上称2010年本科毕业于人大,离职腾讯后创办深圳千里通联科技。他FB最后一条消息发于今年3月29日,官媒称他在今年6月前自架销售VPN。看来当局是从快从重处理,所加罪名为非法经营罪,在政治犯中倒也不罕见(如郭飞雄)。

乔木‏ @QiaoMoo 10分10分钟前广西人吴向阳,因销售VPN被"从重从快"判处五年半,罪名为口袋罪:非法经营罪。吴曾在腾讯工作,后在深圳自办科技公司,2010年本科毕业于人大。抱团发声的人大校友,是否应该声援支持?作为校友,我先表态:反对以口袋罪,罗织罪名。抗议违反法治原则的从重从快。作为网民,支持他推动互联网自由的努力。

高耀洁教授在纽约度过了90岁生日

December 20, 2017

刘虎‏ @liuhu2017 12小时12小时前 

在纽约的高耀洁教授度过了她的90岁生日

“他们来了!”众人关注:华涌有功无罪!

December 16, 2017

华涌 @HuaYong798

2017-12-15 他们来了!!! pic.twitter.com/bfTDDv2wnn 

上午9:53 - 2017年12月15日

小札‏ @suxinPL 18小时18小时前【声援华涌!】 华涌并没有犯罪 只是 用镜头记录历史 用镜头揭露真相 用鏡头唤醒良知 用镜头控诉罪恶 我们关注华涌 就是关注自己 关心我们的生存状态。 为众人抱火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为世界开辟道路者,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 今天,更多的人站出来,是为了公民的权利,说真话的权利!

pic.twitter.com/hvQOWWmGgB

周锋锁 Fengsuo Zhou‏ @ZhouFengSuo 7小时7小时前 华涌无罪,释放华涌,释放北京被捕村民。 旧金山中领馆前抗议,明天星期六中午12点,欢迎参加。 中共在北京驱赶被任意定义为“低端人口”的民众,导致多人死亡,数万人流落寒冬,遭到举世谴责。 八九一代,艺术家华涌在现场记录真相,伸张正义,反倒被追捕。 无良政府,倒行逆施 https://twitter.com/zhoufengsuo/status/940609179445731329 …pic.twitter.com/5TNBNFF2UK

王荔蕻‏ @wlh8964 20小时20小时前 為什么抓 #華涌 ?因為他看到了聽到了你們“偉大光榮正確”了驅趕“低端人口”?你們不是覺得自己偽光正嗎?為什么怕人看到聽到?為什么告訴世界真相就要被追捕?!每一個參與作惡的,想想你們的下場!https://twitter.com/HuaYong798/status/941690603527655424 …

微空啤酒館·顧峰 Feng GU‏ @wkpub 20小时20小时前华涌用连续不断的现场视频做了最好的自我保护,他的片子越来越显示出前所未有的价值。我将和英国推友一起完成为华涌视频添加英文字幕的工作,推友毛栗子 @HtLpMq8nZ7R0xID 的丈夫有电影制作的专业背景,他们愿意加入进来,这会是一个具有国际性的合作项目。

萧雨:“他们来了!”逃亡北京艺术家华涌被抓

December 16, 2017

VOA 2017年12月16日 06:06

华涌推特截图

华盛顿 —  

因记录北京大规模驱逐农民工事件触怒当局,几天来一直在逃亡的北京艺术家华涌据信已被当局抓捕。

“他们来了!”北京时间星期五(12月15日)凌晨,辗转了几座城市后,在天津一位李姓朋友家中藏身的华涌在社交媒体上接连发布了多个视频,当时几名自称北京市公安局的人正在大声敲门,态度强硬地要求他出来“谈谈”。

华涌记录了自己在屋内与他们周旋的过程。这些视频发布的时间间隔一个多小时,全部以“他们来了”为题,只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后面所跟的惊叹号越来越多。

华涌承认心情有些紧张,但依然从容不迫地展示了自己的晚餐,并留下了被捕前想说的话。他重审,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不会离开中国。他说,自己已经做好入狱的准备,愿意用肉体去捍卫公民说真话的权利。

这些视频中最令人动容的一幕是华涌为三岁的女儿唱了一首《生日快乐歌》。他利用门被打开前最后的机会,不断对女儿说:“爸爸爱你”。

华涌告诉年幼的女儿:“爸爸想要我们国家好起来,应该公正、公平、自由、民主、言论自由,人人都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在阳光灿烂的大街上说真话。”

“爸爸就是为了你们这一代人不要再像爸爸这一代人、爷爷这一代人活得这么憋屈,”说出这句话时,华涌的情绪明显有些起伏。

 

华涌15号连发数推记录被捕的过程 

同样在星期五,中国国务院发布《中国人权法治化保障的新进展》白皮书。白皮书说: “中国人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享有如此充分的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和公民及政治权利,中国人权事业的发展正如沐春风、充满生机。”

茉莉:爱吃辣椒的湖南老乡――鲁德成印象

December 15, 2017

六月的一个深夜,鲁德成坐长途巴士到达我们这个偏僻的海滨小城。“北欧白夜”的奇景在他眼前一一展现。迟迟不落的艳阳下,森林一片青翠,湛蓝的海水盈盈,彩色的房子在霞光的映照之中。 一进家门,德成便说:“这样美丽的地方,难怪茉莉不肯搬到别处去。”我笑了笑,忙着下厨做菜,没有多加解释。其实,瑞典到处都很美,我们在这个北方小城一呆十几年,不仅仅是为了这里的风景。“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是古人的境界,我们是胸无大志的人,跑不了多远,但只要能够守住寂寞,就会多一份读书的心情。 客自故乡来,应吃故乡饭。为了招待这位湖南老乡,我用干白辣椒炖辣子鸭,红鲜辣椒炒牛肉。德成自南欧开会一路旅行到北欧,大都吃的是西餐,很难吃上对胃口的菜。此时他一一品尝我家饭桌上的麻麻辣辣,像小孩子一样开心:“样样菜我都喜欢吃!” 最后我切了一碟鲜红的生辣椒,是那种非常辣的小朝天椒,用酱油一泡就端上桌。德成觉得很解馋,一边吃一边喊:“好过瘾啊!”我看着他直笑,在北欧,第一次见到和我同等水平的辣椒爱好者。 此时,太阳在地平线上溜了下去,天色只阴了片刻,红彤彤的圆球又冉冉升起,令我们的远方来客惊奇不已。直到凌晨三点,我们才放下百页窗睡觉。 狱中读书:从四书五经到西方哲学 人生有时确实不可思议。1989年在湖南衡阳和邵阳两地监狱承受煎熬的两个政治犯,此刻居然在欧洲北部的一个静谧的小城相聚,共享辣椒的美味。但鲁德成千里迢迢跑到我这瑞典北方,可不是专为吃辣椒来的。他要和我探讨一些问题,其中一个最重要的是,我们流亡者在海外能够为国内做什么? 我理解他的这种心情。记得那年刚到瑞典,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获得自由的人有义务为不自由的人争取自由。”十几年流亡,一直没敢忘记自己的承诺,但当年的热情和信心,今天却减少了很多。 望着这位英气勃勃的小老乡,我想象这十八年来,他和他的同伴遭受过怎样的折磨。自从1989年5月中共当局颁布戒严令,为抗议专制,三位血气方刚的湖南青年前去北京,学习堂吉诃德大战风车,“蛋洗”了当代秦始皇毛泽东的画像。这一举动震惊了中国。而后他们引颈就戮,身陷囹圄,备受酷刑和精神折磨。这一切摧毁了俞东岳的神经。 九年后鲁德成出狱,为了替俞东岳及其他受害者呼吁,他历经艰险,辗转逃到泰国。在加拿大一些朋友的帮助下,冲破中共的层层阻挠,他终于获得了西方的居留。 鲁德成在泰国时,曾和于志坚发表的一个《关于对学生领袖态度的声明》,开篇即是:“纵观古今中外没有哪一场革命运动是完美无缺的,更何况八九天安门广场当时正是大兵压境的非常时期,天安门广场当时具体的决策人,对我们的处理方式,毫无疑义是没有错误的,充其量不过是失误而已。” 我惊讶于他们的豁达大度,想知道这种宽阔的胸襟从何而来。德成和我谈起他在狱中阅读过的书目,那是从四书五经到西方哲学的一个长长的书单。 “天安门三壮士”中,于志坚和俞东岳两位都有高等学历,只有鲁德成少年时受不了学校强制读书的约束,高中都不肯念完就工作去了。然而,到了监狱,读书却成了鲁德成最大的兴趣所在。 为了能多一点机会探监,鲁德成那当汽车司机的父亲特意跑衡阳方向的线路,每次都给儿子带上一袋子书。狱中劳改工作量繁重,每天要强迫劳动14到16个小时,只有星期天是唯一的假日。当别人在周末看电视、打扑克时,鲁德成单独地呆在一边,泡上一杯浓茶,废寝忘食地沉浸在书籍的天地里。 他的好学精神甚至感动了监狱教育科的干警,那些干警有时也主动借给他一些书读。于是,他的读书面更广泛了。在北欧明亮的长夜里,他和我们谈叔本华的《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以及马斯诺的需要层次理论。 前妻是男子汉心中永远的痛 为什么要在狱中如此刻苦读书?是否当年的鲁德成已经预料到,会有一天来到西方,作为在国际上维护中国工人权利的代表,他需要这么多文史哲的知识?鲁德成回答,没有。当时的他,只是出于一种本能的求知欲,如饥似渴地想要认识这个荒诞的世界,认识人性的深层。

我们带着德成,在小城的广场和山野海滨散步。在北山,偶然碰到一群穿中世纪服装的瑞典姑娘,德成和她们一起快乐地合影。我们便谈起的德成生命中的女性,引出了一段前妻被迫改嫁的凄婉故事。 1989年5月23日,三位勇士在北京买好彩色颜料鸡蛋,在挑战悬挂在中共神坛上的毛泽东标准像之前,他们都给家里寄了信。鲁德成留给妻子的“遗言”是:“照顾好自己,把我们的女儿好好养大,我回不去了。”当年鲁德成17岁,在浏阳县城打羽毛球时,偶然邂逅了一位漂亮姑娘,二人喜结良缘。 就在开庭公审鲁德成等三人时,那位叫做秋萍的妻子跑到北京,法院不允许她旁听,她就大声宣称:“如果你们敢判鲁德成死刑,我要和他同赴刑场!”这是一个男子汉感动至今的爱情誓言。 刚在北京被判刑,鲁德成便提出和妻子离婚。他认为自己十六年的刑期过于漫长,年轻的妻子不但要面对孤独,还要承受公众的仇恨,他不希望自己心爱的妻子过得太苦,于是坚持要离婚。 但秋萍却声言要一直等他出狱,她拍了一张照片送给系狱的鲁德成。在照片背面,她题词表示心愿:“抬头望见点点星,满怀思念想亲人。生活残酷两分离,爱神考验你我情。”在妻子忠贞不二的誓言下,鲁德成不再提离婚了,他已经不相信还有什么东西能够摧毁他们之间的爱情。 鲁德成放心了,于是把狱中难得的休息时间用来读书,给妻子写信也就不那么勤了。女人终究是女人,她需要不断有感情的雨水浇灌。在家乡孤苦伶仃地带着孩子,在社会压力“风刀霜剑严相逼”的日子里,秋萍感觉到自己被德成冷落。六年之后,他们的缘分尽了。独自在狱中咀嚼痛苦的德成,心中的悔恨无穷无尽。 于中应有一个半个耻臣戎!” 好在命运对德成还不错。1998年他出狱后,又一位善良美丽的浏阳姑娘夏玲成,在家乡父辈对德成的好评与推荐之下,勇敢地嫁给了这位“劳改释放犯”。于是他们先结婚后恋爱,患难夫妻感情甚笃,现在孩子已经七岁了。由于中共当局的阻挠,夏玲成母子得不到护照前来加拿大,至今仍是天各一方。 我们一起吃辣椒下酒,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问及德成的生活现状和今后的打算,德成对帮助他的加拿大华侨郑保罗等友人,充满了感激之情。在中国时,为了谋生他做过很多工种,例如开车,搬运,装修,做小买卖,采购,甚至还到海南种过辣椒,如今在一个连松鼠都可以自由觅食的国度里,他为自己能以体力劳动谋生而感到愉快。 但鲁德成不会仅仅在西方做一个装修工,以挣钱养家为满足,实际上,他已经成为一个国际人权活动人士。这次他能够来北欧一游,是利用参加意大利工会会议的机会。他希望自己在海外,能够做更多力所能及的事情,以帮助那些仍在国内坚持与专制抗争的朋友。 向专制统治者俯首称臣,已经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流行病。郭罗基先生曾以一位南宋词人的词句自勉并勉励我:“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于中应有一个半个耻臣戎!万里腥膻如许,千古英灵安在,磅礴几时通?胡运何须问,赫日自当中。” 第三天清晨,德成吃完最后一顿辣椒菜,乘车前去斯德哥尔摩。两天的接触,已经使我能够肯定:无论世界发生什么,这位曾在天安门广场以行动反抗“五千年专制”的勇士,也一定会是“一个半个耻臣戎”的中国人。 --------- 原载香港《开放》杂志2007年八月号

View older posts »

View older posts »

页面访问计数

3345